90后黄永玉画了中国最贵的猴子

2019-08-13 08:19:51 围观 : 134

  他最爱画荷花,大概画了八千多张,还自号“荷花八千”。他笔下的荷花,一扫一般人眼中高洁淡雅的印象,而是灿烂、生机勃勃的,真的是生如夏花。这种画法是他玩出来的,因为小时候调皮,外婆找他时,他便一猛扎子往荷塘里钻下去,躲在水里边仰头望着朵朵荷花,看看飘荡的水草和游过的小鱼。因此他画的荷花,多是视角往上,茎直挺立如冲天,画面上如有水波荡漾。

  他是边流浪边玩的湘西子弟,他精通绘画、木刻、雕塑、文学,他是江湖上流传的高龄段子手。他的一生经历数次时代动荡,却又充满传奇。他以一颗玩心将所有如梦的经历融入作品,成为大家,或许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大玩家。

  黄永玉本人超爱动物,养过狗、猫头鹰、猴子、火鸡、甚至狗熊。在黄永玉的笔下,猫头鹰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睁的那只像铜玲,圆咕隆咚,好像在说“难得糊涂”。而且黄永玉特别爱猴。今年,黄永玉设计了两张猴票,一张是猴子抓着树枝,一手捧着个大蟠桃,脸上的表情却像在偷笑。另一张是一只母猴抱着两只小猴,微微笑着,两只小猴眯着眼亲吻着猴妈的脸颊,亲昵动人,现在已经贵得一票难求。

  说起黄永玉这个老头,他这一生就像一个传奇。他爱玩,而且玩得风生水起。俗话说,字如其人。画也当如其人。看他的作品,就可看出他有多好玩。

  黄永玉说预感自己的90岁应该会很忙,因为他不仅要画画,还要写自传。前不久他的《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》第二部出版,才刚写到少年时期。他每天上午写文章,下午就画画,周末有空就看看《非诚勿扰》了解下年轻人在想什么。

  一张大方脸,两个招风耳,眼睛咪成缝,掉了一颗牙的嘴巴开心地张着。两手往上举,穿着个白背心,露出圆滚滚的肚皮,两腿齐往前伸,地上放着一个大烟斗。旁边一书:九十啦!这是老顽童黄永玉的90岁自画像,这种手舞足蹈的高兴劲儿简直就是个三岁小孩子。

  他的木刻刀功犀利,线条粗犷,画面精细,也是玩出来的。《春潮》里,鲨鱼翻滚扭腾成弧形,钓鱼线错乱得简直毫无章法,却将“惊涛骇浪拍岸起”表现得淋漓尽致,人与动物之间共通的生命气息似乎喷涌而出。黄永玉十来岁时喜欢上木刻,便自己鼓捣着,还曾因把办公室搞得像木工坊而被辞退,他却乐此不疲。后来以《春潮》和《阿诗玛》轰动中国画坛。

  老先生爱戴着贝雷帽,叼着根大烟斗,咧着嘴大笑,如孩童干净的眼睛里又可窥见一种狡黠。谈到人生时,他说“躺在地上过日子,贴着土地过日子,有个好处就是,摔也摔不到哪儿去”。于世事,他是通透的,因为见过生死,经过起伏。但于人生,他是好玩的,充满童心。成年人的童心不是天真,而是看透世界后的宽容与坦率。

  其实在三十六年前,黄永玉就已设计了中国第一枚猴票,上面就是自己曾经养的小猴伊沃。它像小朋友一样盘腿而坐,睁着大大的眼睛,仿佛对世界充满了好奇。他深爱着小猴伊沃,曾说“我想让全世界知道我死了的猴子有多可爱”。有时候看黄永玉画的猴子,会发现那种调皮、诙谐,其实像极了他本人。